这时候罗振宇老师来了,他隔着屏幕向你伸出胖乎乎的大手说

 这时候罗振宇老师来了,他隔着屏幕向你伸出胖乎乎的大手说,“世界末日也没什么好怕的,都跟我来”,于是你和班长都踩上了知识付费的这条船。

  没错,罗胖确实十分懂你的焦虑,但他永远无法治好你的焦虑,他只会不断挑逗你,给你制造焦虑。

  知道吗,比卖知识更高明的,是卖焦虑感。

  关于知识付费,有两句话很见血:

  “那些知识付费所贩卖的知识速成,其实质卖的不是某一领域的知识,

  而是一种‘让你感觉很努力’的幻觉。”

  “(很多)知识付费向用户兜售的,实质上是一种精神慰藉,让你感觉自己随时随地都能得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,从而有一种收获知识的满足感。”

  10

  要想真正治疗你的知识焦虑症,首先你得弄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学习。

  什么才是真正的学习?

  第一,学习要有目标定位。

  我朋友刘刚最喜欢随大流,

  看见别人学英语,他就跟着学英语。

  看见别人学写作,他就跟着学写作。

  看见别人学编程,他就跟着学编程。

  …………

  “学完,发现还是解决不了我的焦虑。”

  你一定也发现了,刘刚最大的问题是——用战术上的努力来掩盖战略上的懒惰。

  什么意思?

  就是他虽然想成为更好的自己,却不知道更好的自己是什么。

  所以,看见别人学什么他就学什么,今天学这,明天学那,看起来很努力,但实际毫无用处。

  学习如同种地,在承包这块地之前,一定要有目标要有计划,知道要种何种作物,要达到多少产量,接下来才是为之辛劳耕作。

  没有目标,一切无从谈起。

  那如何寻找学习的目标呢?

  坐下来,写出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

  再罗列“这样的人”所对应的知识领域或技能

  再把知识领域或技能细分成主要和次要的知识点

  你需要学习的知识体系图就出来了

  目标一明确,方向一清晰,你就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嗡嗡乱撞了。

  11

  什么才是真正的学习?

  第二,学习要懂问题驱动。

 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一段名言:

  “你不知道怎么选吗?我帮你选。”

 我朋友刘刚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:

  叮铃铃——早晨闹钟响起。

  他眼一睁,立马抓过手机,打开“得到”,倾听60秒罗胖教导。刷牙与吃早饭时,打开“喜马拉雅”,“完成了30分钟的音频学习。”然后,他出门上班。地铁上,再点开“知乎live”“听了三个知名答主的经验分享。”中午吃饭与午休的时间,他又点开了“在行”,“抓紧学习了《如何成为写作高手》。”下班路上,他又打开“得到”,“我在上面订阅了5个专栏。”吃完饭,上床,打开“直播”,“听了李笑来的《普通人如何实现财富自由》。”

  然后刘刚带着满满的充实感,终于无比欣慰地进入了梦乡。

  2

  刘刚这两年很焦虑。

  打开电视,看到别人英语流利如老外,他坐不住了,下了一个英语APP,走路、做饭都戴着耳机练习听读。

  打开公号,读到《这个世界正在惩罚不学习的人》,他坐不住了,赶紧买回一摞书。

  刷刷知乎,他又一声惊叹:“这个人的回答好专业好高深,我差太远了,不行,我得订他专栏。”

  我问刘刚:“你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啊?”

  刘刚一下说了三个原因:

  “时代变化太快,担心自己的知识不够用。”

  “别人懂的东西自己不懂,怕落后于他人。”

  “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,害怕自己被社会淘汰。”

  刘刚的三个担心,其实极具普遍性。这个时代,很多人都像他一样患上了知识焦虑症。

  一天不求知,心里就不安。

  何为知识焦虑症?

  就是我们对新的知识、新的信息和新的认知迭代始终有一种匮乏感,因为担心自己知识匮乏而落后于社会和他人,从而产生了一种心理恐惧。

  “我不想被超越,更不想被落下,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紧这个时代,更加快速高效的吸收。”

  3

  但是学习又学什么呢?

  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一分钟产生的信息量超过古时一千年。

  刘刚说:“我不知道怎么筛选有用的知识。”

  这也是一个时间短缺的时代,时间已成为世界上最短缺的资源。

  刘刚说:“我不想把大量时间耗费在选择上。”

  这更是一个急于求成的时代,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找成功的捷径。

  刘刚说:“希望短时间就能掌握某项技能。”

  正在“刘刚们”焦虑头痛时,“罗振宇们”出现了,用手一挥:“跟我来!”

  于是,知识付费诞生了。

  何为知识付费?

  一言以蔽之就是:你付费,我就给你知识。

  “你不知道怎么选吗?我帮你选。”

  “你不想耗费时间学吗?我帮你读。”

  “你不是想很快掌握技能吗?我嚼烂了给你。”

  哇,知识付费竟然这么好,于是大家一拥而上。订专栏、订课程、订直播、订小密圈……

  刘刚说:“生怕动作一慢,就被甩到行进队列之外。”

  所以,目前知识付费用户已达5000万人。

  “手机里没几个付费APP,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了。”

  4

异域 MYC 手绘:我想上太空

异域 MYC 手绘:我想上太空

Q:那真的是体会到阅读的作用了吧。(笑)平时的阅读,你会看电子书吗,还是只看纸质书?

A:现在看来,电子书和纸质书都是大家的选择。但是我个人还是偏爱纸质书。说实话,我最早使用的是 386 的电脑,估计你都不知道什么是 386 的电脑吧,足以见得现代科技对我的影响之远,但庆幸的是我没有完全被绑架。好多人劝我买 kindle,我没有买,还在坚守自己的最后一块阵地。将来我的孩子长大了,我也想让她养成借阅纸质书的习惯,因为这是一种仪式感,实际上也确实能读好多好书。只要有一本书,估计她就觉得自己被理解了。

正如受访者异域 MYC 女士所言,单向空间也在试图继承莎士比亚书店的精神,借用许知远的一句话说,从西川的第一场读诗会起,单向空间就不仅是一家书店,它更是一个场域与氛围。在这个氛围中,你可以逃离日常生活的逼仄,可以寻找到精神上的同道。正如单向空间一直标榜的那样,这里是独立灵魂的栖息地,致力于让每一个独立又丰富的灵魂,都有处可栖。

为此,期待你来单向空间栖息,尝试一种理想的读书方式——借阅。

单向会员借阅卡权益

借阅卡 1000 元年费会员权益

赠送 300 元储值卡(可在单向空间实体店全场使用);
任意借阅图书 3 本(不限次数,不限频率);
全场 9 折;
赠送 OWSPACE 产品 1 件。

借书地址

单向空间 · 大悦城店
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 101 号
朝阳大悦城 5F-42(悦界)
TEL:010-8552 8651

单向空间 · 爱琴海店
北京市朝阳区七圣中街 12 号
爱琴海购物中心 3 层 3025
TEL:010-8424 0036

单向空间 · 花家地店
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中环南路 1 号
社科院研究生院尚 8 人文创意园 D 座 1 层
TEI:010-8417 7266

前几天,李湘女儿王诗龄的奢华生日派对成了热门话题,很多网友的关注点

先和“书米”们解释一下,昨天凌晨改稿,精力不集中,恍惚之间手抖点错按钮,误发了一篇无关素材。因为每天仅有一次推送机会,所以原本昨天要发的内容只好推迟到今天了。实在抱歉!

言归正传。

前几天,李湘女儿王诗龄的奢华生日派对成了热门话题,很多网友的关注点,集中在“李湘炫富”、王诗龄“太肥”上面。

但媒体人、作家李筱懿却从王诗龄的一件生日礼物上,看到了这场生日会背后更值得深思的东西。

她的发现,或许能让你重新审视爱情与婚姻。

表面上的高攀,内里的势均力敌

最近,李湘女儿王诗龄收到的一份八岁生日礼物走红网络。一幅爷爷送的油画,热度不亚于妈妈精心打造的童话生日派对。

从王诗龄一岁开始,她的爷爷每年生日都会为她画一幅画记录成长,据说,爷爷从送出第一幅画时就告诉自己的宝贝孙女:

“每到你生日的时侯,爷爷会送给你一份特别的礼物。等我和奶奶不在了,看到这些礼物,你就会想起深深爱着你的我们……”

到这儿,大家才知道,原来王诗龄的爷爷是著名画家王晖。

王晖1943 年出生, 1959 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附中,1968 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,受教于吴冠中先生等艺术大家。

王老先生的代表作有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心的激流 · 巴金》、《晶莹的心 ·冰心》等,油画《五个里程碑》拍卖成交价106万,其画作大多被国内外著名博物馆和收藏家珍藏。

除此之外,传说王诗龄低调的奶奶是小说《穆斯林的葬礼》的作者霍达,茅盾文学奖获得者,老一辈女作家。(原文如此,但检索网络资料发现,这个说法疑似讹传。——书单君注)

原来,这个明星家庭从来没有炫耀过其真正深厚的家世。

大家也恍然意识到,在这段婚姻里,王岳伦丝毫没有高攀李湘。

曾经的新闻报道把王岳伦描述成“小男人”,报道的笔触是“李湘掌控财政大权,大女人在外面呼风唤雨,小男人直夸非常能干”。

但是,评价一个男人是“大”还是“小”,金钱与地位并不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,就像评价一个女人,外貌也不是最关键的得分项。

李湘在接受主持人李静访谈时曾说:“我一直需要像王岳伦这样的状态,很快乐、很自我,没有任何人鼓掌、喝彩、表扬的时候,依旧能充满信心地过好每一天。”

李静问:“你周围的朋友,包括我,都觉得像你这样叽叽嘎嘎的人,一定要找个能玩能乐的,怎么会找了个这么闷的?”

李湘笑:“两个人都叽叽嘎嘎,不就吵起来了?我潜意识里就是要找一个他这样的人。”

夫妻的般配有很多种,动静结合、冷暖互补。

那些越长越像的夫妻(不少网友调侃王岳伦和李湘长得越来越像),感情都不会差,生活都不会坏。

而王岳伦吸引李湘的那份笃定和安静,难道不是来自于家庭的教养和学养?

别人眼里的高攀,自己心里的般配

2004年6月,林徽因诞辰100周年,一本名叫《梁思成、林徽因和我》的书出版。

很多人与我一样,看了这本书才知道,原来林徽因并不是梁思成唯一的妻子。林徽因去世七年后,清华大学建筑系秘书林洙成了梁思成的伴侣,陪他走完余生。

这本书的封面是梁思成和林徽因的照片,特别般配的一对璧人,盛年的他们年貌相当,一个斯文儒雅,一个娇媚轻灵。

两人同样出身民国世家,都是部长级家庭的孩子,自幼饱读诗书,一起留学美国、游历欧洲,共同成为中国建筑学的奠基人。

假如按照世俗的标准,林洙嫁给梁思成简直太高攀。

这对半路夫妻的合影少得可怜,连出个书都只有封底一张照片,上面一个苍白消瘦的老年男人,身边伴着乐呵呵、发福的中年女子。

听到这句话后,我连忙点了点头。

前几天,书单君看到了这样一条微博:

“上班没几天,最让我痛苦的事情竟然是下班!同事们天天加班,搞得我明明只是按时下班,却好像是早退一样,特不好意思。”

不好意思的结果,可能就是哪怕工作干完,也只能身不由己地“被加班”。

我想,不少人都会对此有共鸣吧。

准时下班本来理所应当,为何反倒让人有愧疚感了?
这些年你加过的班,到底值不值?

今天书单君和“书米”们分享的文章,来自90后写作者老杨。作为职场新人中的“资深加班族”,她想说点“有些痛”的领悟。

1

前阵子,腾讯有个广告很火,是关于加班的。里面有不少扎心的回答:

“已经和我老爸,两年半没见了。”
“公司周末要加班,没有回去参加奶奶的葬礼,我当时心里挺难受的。”
“因为加班,谈了七年的女朋友,跟我分手了。”

那个分手的男生还在镜头前喃喃自语地说:“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陪她的话,结果可能不一样。”

说到最后,男生眼角泛着泪光,不知道这话是跟自己说,还是想对离开了的女孩说。

看到这里,我突然有些难过,又有些莫名的恐惧。害怕哪一天,自己也会变成那种日日加班,不知疲倦往前冲的工作狂。会因为无节制的加班,错过或者遗憾很多事。

我也加过好几次班,谈不上讨厌,只是像无头苍蝇那样,为了加班而加班。

2

记得第一份实习入职的时候,人事部门的小姐姐就敲着黑板说:“我们公司是不推崇加班文化的,大家最晚就是留到七八点。”

听到这句话后,我连忙点了点头。

上班的第一个星期,我每天都是按时按量地完成任务,和同事瞎聊几句,琢磨着下班时间就收拾着东西走人。同团队的人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大家笑着和上司打了声招呼,就一起挤进了电梯。

只是,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很久。在某个下班时间,正准备关掉电脑的那一瞬间,微信弹出了一条消息,来自部门的小群。

“最近领导对我们的工作状态不满意。大家下班之后别那么早走,做做样子也好。”

我几乎能够想象经理唯唯诺诺的样子。

抬头看了几眼其他同事的样子,大家像泄了气的皮球,重新启动电脑,面无表情地开始敲打着键盘。

 

直到我离职前,我的工作时间都被拖延到了晚上八点。有时候,还会趁着上班时间听听歌,刷刷微博。然后等到五六点才正式开始工作,这样,就能保证在八点前打完文档的最后一个字。

“呼,终于下班了。”

3

如果说,第一份工作尚处在为了拿一份实习证明的浑浑噩噩中,那第二份工作,就是开始觉悟着要为自己争取点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