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謇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精力

在完成这些教育事业的过程中,张謇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精力,粗略统计就近千万元,当时的物价是 100 公斤大米仅售 1 元。除去教育支出,张謇还投入了巨大资金进行城市建设,将南通带进了全球视野中。著名建筑学家吴良镛院士曾说:“张謇先生经营的南通堪称‘中国近代第一城’”,“南通城市建设虽然不是最早、最大,但是属最好,是近代城市建设的典范”。

20 世纪初的南通,超乎我们的想象:

张謇认为“气象不明,不足以完全自治”,于是筹划建造了国内第一个民办气象台——军山气象台;

张謇在日本考察时,对博物馆有更直接的感受,回国后他连续两次上书清廷,阐明创办博物馆的意义,都被清廷搁置。1905 年,他把建设中的南通植物园改为博物苑,集植物园、动物园、博物馆和图书馆为一体;

张謇认为戏剧是最直接最普遍的一种传授教育的方式。为了利用戏剧改良社会风气,培养新一代演员,他于 1919 年建成南通伶工学社。京剧大师梅兰芳称南通伶工学社是“开风气之先,惟一的一个训练戏剧人才的学校”。

其他的城市基础设施如公路、公园、公共体育场、医院……一应俱全。

张謇

张謇作为一个普通的社会阶层,没有得到清廷的资助,加上那时国家的经济政策仍未走出小农时代的框架,商业活动处处受到牵制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,张謇不计代价的进行教育及城市建设还是导致了大生集团的下滑。到 1921 年,大生的危机开始出现,产生了负债。

也是在这一年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将南通的许多水利工程摧毁,阻断了大生的运输。1922 年的棉纺织业危机,导致张謇的事业全面崩盘。这一年,刚好是他的 70 大寿。

1926 年 8 月 24 日,张謇在南通病逝。出殡之日,南通万人空巷,近乎全城民众都赶来为他送行。

江苏南通市的啬园,是张謇的长眠之处。1966 年“文化大革命”爆发,张謇墓被红卫兵当做“四旧”砸毁。

挖开坟墓后,众人看到的只是:一顶礼帽、一副眼镜、一把折扇,还有一对金属的小盒子,分别装着一粒牙齿,一束胎发。

天之生人也,
与草木无异。
若遗留一二事业与草木同生,
即不与草木同腐。

张謇的这句话,既是他一生的写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