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不久我有一个朋友,广告界的大佬,他跟我说

前不久我有一个朋友,广告界的大佬,他跟我说,我这里有一个资源,可以在几个省内的每一张彩票的背面给你印上得到APP的专栏广告,一个月三亿张。看在咱俩交情的份上,我免费送你一个月。我说我不要。因为用户会看不起我们。这完整地说明了什么叫流量思维,什么叫用户是宝贵资源思维。我希望公司的全体同事都能够向后转,盯着我们现在的用户,维护他们既有的体验。
第二点,回到那篇黑文,你去看,那篇文章说错了吗?真的没说错。有的人就那样,他订了知识产品,订完觉得没用。没用又花了钱,他得吐槽。那天刘润老师也转发了文章,他说了一段话:写这篇文章的人,放在20年前,会写《读书无用!造导弹,不如卖茶叶蛋》,放在10年前,会写《MBA无用,读完总裁班后,公司终于倒闭了!》。这就是社会的一部分,他们看到的真相就是这个真相,他们的愤怒是真实的,上当受骗的感受也是真实的,你跟他抬什么杠?
80年代,我亲眼看着一些年纪轻轻的邻居白天工作,晚上下了班上夜校。你说有啥用?到最后发现,中国社会那一代的社会中坚,只要是上夜校的就没有混不好的。是夜校办得好吗?就像我们今天说是得到做得好?不是,是那个时候的夜校和今天的得到把这群人挑出来了,这些人难道不知道那个时代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吗?他知道,他就是上进,这样的人热爱学习、持之以恒,就算没有夜校,他一样也是那一代人当中最杰出的人。
有人说我们应该正式地在媒体上发言回应,或者写一篇稿子驳斥他们,真的没有必要。这是两群人,人家看人家的真理,我们看自己的目的,隔着楚河汉界,根本没必要回应。看自己的用户,不搭理外界的声音,这是我们公司后面的长期策略。
第三点,体验的维护是一件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”的事情。作家龙应台说,我到一个城市,根本不看它晴天是什么样,就看它下雨天,(如果)有泥泞、水排不掉,就说明这个城市管理得不好。体验是一个特别精细的东西,我们最担心细节上的体验崩溃。一个人身上的一个细节就可能会让你对他的整个印象败坏掉,这是经营体验公司的原罪,做不好很容易垮。

第四点,我们公司是以没有任何规矩著称的,我们没有上下班时间,没有KPI考核。有一次,我在一个小组讨论上,听了十分钟听不下去了,我说你们在干吗,你们居然在谈产品的规则,不是不要规则,是谈规则没有用。我们给用户交付的是让他们觉得听到这段有启发,听到这段可以换了一个维度想问题,定下任何规则都是丧失这个目标的根源。我不反对大家讨论标准,标准是很好的工具,但是目的只有一个,你生产的内容是不是能让用户真的有所收获,其他全是扯。
最后一点,服务用户不是简单的“服务”两个字。事实上,我们公司身上带着一个责任,要让我们的用户为这家公司提供的价值观产品感到骄傲和自豪。我们非常有幸握有移动互联网这个最新的工具,对整个人类的知识文化进行重新整理、交付,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工程。
我们不再会搭理外界的声音。他骂我有他的道理,我不说他是对还是错,我不听。我们唯一关心的是转过身,向哪怕为我们付一块钱,充值了一块钱的用户勤勤恳恳地提供服务,让他骄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